新闻
您当前的位置 : 首 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新闻

锂电供应链危机四起,企业毛利何时能够扭转?

2022-04-02 16:18:19

锂电池生产厂商


Z近据一些消费者反映,锂电池普遍涨价……是什么原因呢?跟着锂电池生产厂商来探秘吧。


一是上游材料成本持续上涨,二是锂电企业自身产能利用率/良品率达到了上限,三是下游价格传导滞缓,四是近年新增产能逐渐投放及潜在爬坡。


当然,核心因素还是上游材料成本问题。去年以来,上游材料价格一路上涨,尤其是年初以来碳酸锂价格大幅上涨。


这一轮供应链成本引发的行业危机,近期也终于掀到了台面上。


一季度,锂电企业正面临较大毛利率压力


实际上,锂电上游材料价格上涨,不是新鲜事儿了。


2020年下半年开始,正极、负极、电解液价格不断上涨,隔膜价格近期也开始提价并供不应求。这个已经多次分析,不再累述。


其中,碳酸锂价格上涨更加明显,去年初不到6万元/吨,今年初30万元/吨,近日高已经超过50万元/吨,一年接近10倍。


过去一年,锂电上游材料价格综合涨幅超过50%,而锂电池价格此前总体保持稳定,直到去年下半年开始局部适当涨价,但产品价格涨幅远低于材料成本涨幅。


为此,大部分锂电企业的毛利率去年逐季下降。今年以来,随着碳酸锂价格的大幅上涨,锂电企业的毛利率压力更加明显,这个将很快在一季报中得到验证。




锂电企业忍无可忍,出手抗争


在上游成本不断上涨,尤其是碳酸锂价格疯涨的背景下,下游锂电企业终于按耐不住了。


3月初,两会期间,宁德时代曾毓群提交了一份提案《关于尽快采取有效措施推动国内锂资源保供稳价的提案》,把上下游成本之争推到了台面上。


同期,主管部门也坐不住了,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指出,要强化资源保障,着眼于满足动力电池等生产需要,适度加快国内锂资源的开发进度,打击囤积居奇、哄抬物价等不正当竞争行为。


实际上,锂电行业面临的上游材料涨价危机,与去年光伏行业硅料价格大幅上涨颇为相似。


2021年6月,某光伏电池巨头公开举报上游硅料企业刻意营造多晶硅、硅片短缺,囤积居奇、哄抬物价,并建议主管部门出面协调。


但此后的事实表明,这样的举措并没有对缓解硅料价格有所帮助。


这也为今年锂电下游对上游锂资源价格进行的“抗争”效果,产生了担心和怀疑。囤积居奇不可取,但供需失衡下正常的商业行为无可厚非。




锂电企业被迫向下游传导价格


督促上游价格回落是一方面,但绝非解决当前锂电企业毛利率问题的思路,毕竟目前锂电企业面临的不是单一原材料价格上涨,而是几乎全部材料价格上涨;也不是阶段性短期上涨,而是长期的持续上涨。


这不是一个简单问题,除了节流,还得开源。电池产品价格同步上涨,则是消化上游成本压力的Z简单方式。


近日,宁德时代向媒体确认,因上游原料价格大幅上涨,公司相应动态调整了部分电池产品的价格。


拥有Z优客户、坐享高毛利率的宁德时代已经开始有成本压力,更何况其他锂电企业,这也为这一轮锂电池涨价的必要性做了注解。


从数据来看,年初至今,磷酸铁锂电芯价格从约0.60元/Wh上涨到约0.69元/Wh,涨幅约15%;三元(622)电芯价格从约0.69元/Wh上涨到约0.74元/Wh,涨幅约7%。




终端电动汽车也被迫涨价


由于锂电企业下游主要为电动汽车,电动汽车行业的毛利率普遍偏低,而锂电池系统成本占比约40%,锂电池成本上涨对电动汽车企业的成本压力比较大。


今年2月,长城欧拉宣布暂停接受白猫、黑猫订单,成本问题或许是重要原因之一。


但是,大多数车企选择涨价,特斯拉、小鹏等十多家新能源汽车企业陆续宣布涨价,其中:特斯拉3月两次涨价2-3万元不等,小鹏汽车涨价1-2万元不等,理想ONE价格从33.8万元上涨到34.98万元。


此前,理想汽车李想曾在微博上吐槽,和电池厂商已经合同确定了二季度电池涨价幅度的品牌,基本上都立刻宣布了涨价。还没涨价的品牌,大部分是涨价幅度尚未谈妥,等谈妥后也普遍会立刻涨价。二季度电池成本上涨的力度非常离谱。


可见,这一轮上游材料价格上涨,已经通过锂电价格上涨,传导到了电动汽车环节,这个势头还会延续,甚至加剧。


目前,新能源汽车销量势头保持良好,2022年2月新能源乘用车销量31.7万辆,同比增长189%;1-2月销量73.4万辆,同比增长162%。这对消费者消化涨价,或许是一个积极因素。




锂电企业毛利率及业绩走向


这一轮锂电产业链涨价潮,终于从上游资源端传导到了消费端,并Z终由消费者埋单,算是形成了一个闭环。


但是,正如本文刚开始提到,对当前锂电企业毛利率产生影响的因素较多,有上游材料上涨、下游价格传导、产能利用率/良品率、新增产能投放等因素。


目前,上游材料价格尽管有外部因素干预,但短期大幅回落的可能性不大。如果继续维持在当前较高水平,锂电企业压力还将持续。


对于下游价格传导,这个取决于锂电企业与电动汽车企业的博弈。目前,博弈刚刚开始,而Z终消费者的买单情况也很重要,电动汽车企业需要在售价与销量之间寻求平衡。


此外,过去两年新建不少锂电产能,在当前有效产能不足的情况下,开始陆续投产,固定资产折旧增加,不同锂电企业的爬坡效率也存在差异,同时由于原材料紧张可能导致产能利用率不足,进一步影响毛利率。


可见,在一季度这个关键时点,锂电企业面临的毛利率压力都很大,影响因素较多,且存在差异,龙头企业宁德时代已经采取了不少举措,更不用说其他锂电企业了。


不管怎么样,锂电企业一季度毛利率处于低谷已经是大概率事件,拭目以待。


至于何时能够扭转,取决于锂电企业与上游供应商和下游车企之间的博弈情况,这些因素都很微妙,但从去年光伏行业的经验来看,并不乐观。


但有一点可以确认,锂电行业目前的竞争环境和上下游博弈情况,注定锂电环节现阶段几乎不可能有超额利润,更多是维持行业平稳发展的低毛利率水平,这也将是各方在博弈中会主动去追求的折中结果。


免责声明:本文系编辑转载,转载目的仅在于传递更多信息。如果您认为我们的转载违反了《著作权法》或损害了您的利益,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将会及时处理。

标签

Z近浏览:

企业分站     网站地图      网站统计       意见反馈      联系我们